从一段游记皱褶中展开的街巷

十年(815),一座象征军政权威的“仪门”在此威严地矗立着,唐乾宁三年(896)改名为威武军

或许这段历史已成为一粒很有生命力的种子,繁衍开来。在之后的一段岁月中,南街的钟表业一度生根发芽,繁盛不衰,曾集结着亨得利、法宜天、亨达利、光生明、公生明、震旦等8 家大钟表店。

其实,17 世纪时,钟表已经成为中欧贸易的大宗商品了。据资料记载,在清代,荷兰人以入贡的名义,多次将钟表从福建的海关带入国内。在《粤海关志》中载有:“康熙六年,荷兰违例,从福建入镜……其贡品……照身镜、自鸣钟,凡十三种,皆无定数。”所以,想象170 多年前,欧洲舶来品展示在福州商店中的画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其中最有名的是福州亨得利,作为钟表业的佼佼者,它早已嵌入老福州人的记忆里。福州亨得利老店始建于1925 年,是上海亨得利总店在福州的分店。尤为特色的是,当年亨得利店堂门额上挂着特制的圆形大钟,为来往行人报时,店内也挂满了各式的钟表,每架钟表都栖息着小巧的精灵,有跳动的心脏,有活泼的脉动,奇巧之器待价而沽。如今,福州作为中国时钟重要发源地之一,已发展成中国乃至全球时钟最重要的生产和出口基地。其实,站在历史里的大众,谁也不知那些升腾的鼓钲之声真的就成了之后编织福州钟表业美好蓝景的“草蛇灰线 年八一七路街景,右边挂圆钟的就是亨得利最早的店

元代为肃政廉访司衙门,明朝时为提刑按察司公署。清顺治十八年(1661),闽浙总督驻节福州,变成了总督衙门。总督衙门前的这条街又被称为“总督后街”。民国时它是省政府所在地,省府路也因此得名。垂直于省府路上的一条支路叫肃威路。因巷子旁曾是闽浙总督府的马厩,肃威路又名为“马房巷”,此地常有集市,又有别名叫便民巷。马

边的省府路1 号则有高楼明月相伴,此间有“高下”。于是,1922 年,时任福建省长的萨镇冰将马房巷与省府内的西箭道合并,将马房巷拓宽至3 米,使其可通行车。人们为了纪念他,用萨镇冰的“肃威上将军”的头衔来命名这条巷弄,这就有了“肃威路”的路名。在靠近鼓东与鼓西路的地方,分列于八一七北路两侧的民居之内,也有两条巷与官衙有关。东侧为东牙巷,西侧为西牙巷。“牙者,牙旗也”,

行,之后从军营之门发展为官署之门“衙门”。《榕城考古略》有注释“旧为闽时官廨所”。与官衙有关的街名还有“宣政街”。它位于八一七北路上,从鼓屏路南端延伸至虎节路口的这段,旧时又称鼓楼前。唐宋时期,这段路在州衙前面,称为衙前街。明代洪武初年(1368-1372) 在旧州署内设立宣布政使司衙,这个统管八闽的衙门,凡属政令、文告等向众示知的,都固定贴在署门的墙壁上,即鼓楼墙上。同时,又在街上建立一座宣政坊。从此,街名也随坊名,改称宣政街。辛亥革命后,革除封建帝制,人们用“鼓楼前”取代了“宣政街”的称谓。随着鼓屏路的拓宽,鼓楼前与上南街、下南街、安泰桥街等统称八一七路,“鼓楼前”的路名也就遗留在旧时光里了。省府路1号

则为龙须。于是有两条象征蕴含特殊寓意的小巷,被称为大龙秋与小龙秋,分列在八一七路的两侧,靠近贤南路与虎节路的地方。随着城市的发展,内河填筑,路名已不复存在。回到肃威路与省府路,这里便是施美夫所提到的“有好几家古玩店”的地方。处在官署区,品味也显得非同一般。清末民初开始,那里催生

皮货等商品市场。它们像艺术品总动员,集中在此,执“古玩”贸易之牛耳。古玩店里宝贝都蒙上了浮华的滤镜,各种渊源自有,带着同是天涯沦落的古典情怀聚集于此,保持着和“官署区”相匹配的美学精神,展示着风雅的氛围。游离于其中的,也有许多浑水摸鱼的商人,他们从中嗅到了强劲的市场需要,也大浪淘沙留下了一些负有盛名的老字号,如沈绍安脱胎漆器、秀古斋古玩店、青芝田古玩店。据说当年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在百年老店“青芝田”的商铺里,曾买走一块“艾叶绿”的寿山石,为此处添上了一层厚重的人文滤镜。至于施美夫所说的“店主通常索价甚高”,在信誉卓著的老商号眼里,以买客区分,他们做的是达官显贵、巨贾富豪的生意,手笔豪阔,平民只能为之侧目。同时也因为这里集结了中国艺术珍品,民国十二年(1923),肃威路的机绣业也相伴发展了起来。如今,省府路与肃威路,这里只是一条普通的街巷,肃威路上依旧有集市,省府路则通向布满美食诱惑的达明路,充满了生活气息。肃威路

南营、中军后巷、城守前、大根里等便是兵营区了。而“鼓楼前”的时间之钟是“一州之耳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切调度听从时间的号召,支持着各行业天衣无缝地运转。手工业的成品都在繁茂的南街上展示。香烛业争奇斗艳,名字美妙,红蜡烛、龙凤烛、矮脚烛、白蜡烛,暗暗流转变幻,满足烛台高照的各

做将来”,店内铺陈上好绸缎,呢羽哗叽。明万历十八年(1590),一位西班牙人在福州游街串巷,难掩赞叹之情,“他们有大量的丝绸,质地极佳,而且十分便宜”,“达官贵人的服装使用不同颜色的丝绸制成,他们有上等的和极佳的丝绸;普通穷人穿的是另一种粗糙的丝绸和亚麻布、哔叽和棉布,这些都很丰富”。这些旧时织造作坊便分布在织缎巷、横锦巷、锦巷里。织缎巷为南街东侧的第三条小巷,古称嘉荣坊。宋代,福州纺织业十分发达,绣工穿行其间,日夜劳作,是榕城的纺织中心,因巷内设立

福州设立文绣局,作为管理丝织业生产外销的专门机构,相距不远的安泰河大概就是商品“传输机”。到南宋时,掌管皇族内务与外贸的中央机关——“西外宗正司”更是直接迁移到了福州。巷内作坊中的女绣工和染漂男杂役颇多,明朝叶向高的《家谱列传》载:有男子参加丝织,人们“皆以机丝致富”。闽海道知事范椁曾作《闽州歌》:“闽州土俗户不分,生子数岁学绣文,围绷坐肆杂男女……去年居作匠五千,今者女工征六军……”至于纺织的技艺,也是臻于化境,如穿隐形之衣,丝滑得毫无负担,连诗人陆游对此也拍案称奇:“举之若无,裁之为衣,真若烟雾。”织缎巷

巷内有福州角梳厂的生产车间。如今厂巷不见梳子,那些如梳齿般的作坊在变化与迁移中消失,只留下清冷的“梳背”——厂巷,还有一棵福州仅有的古重阳木。锦巷,东街口以南南街东侧第二条小巷,因巷里有通贤境里社,旧称“境巷”,民国时此处渐成商市,改名“锦巷”。通贤境里社中的

“社”中都有本土保境安民的土地神。通贤境里社供奉赵真君,建有“七圣君庙”,至今有900 多年的历史。香火旺盛的道观庙宇七圣君庙直接催旺了巷内“庆香林”香店的生意。“庆香林”位于锦巷北侧,是著名的香业制造店,专门制售宗教信仰用的香烛,也是福州“香店拳”的发源地。香料是鼓楼区传统出口商品,曾出口到南洋、日本等地。《鼓楼区志• 工业》载:鼓楼区制香业始于清乾隆年间(1736-1795),区内最著名的香业制售店为“庆香林”。一路走来,繁华与文明的手工作坊区,构成历史里“人烟绣错,酒市歌楼”的环环相扣。曾经的鼓楼,针随晷刻,时间在阴影里辗转潜度,

上了自鸣钟,能取下的只是记忆之钟,那鼓角之声仍在冲击着空间里的壁垒,似有喑哑的铮鸣。那些平常的巷弄在变换的街名中,逐渐显影,显得无比深远。刊于《闽都文化》2022年第一期微信编辑:林瑶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