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西游记》12大秘事:白龙马未得善终多位龙套如今成了大腕

如今36年过去,再次回看央视版《西游记》,可以感受到一个词“用心”贯穿了全剧。

在那个条件艰苦的岁月,整个剧组凭着的赤子之心和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为我们打造了一部横跨近半世纪的“神剧”。

这篇文章,将会聊聊央视版《西游记》(以下简称《西游记》)的12个幕后秘事,让我们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在央视版《西游记》开拍的4年前,这部中国经典名著就多次被日本人搬上了电视。

除此之外,由于轻喜剧的设定,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僧的扮相都与原著不尽相符。

相关人士、学者对日本78版《西游记》连连声讨,普通观众也打电话到央视表达自己的愤怒并质问我们为什么不拍摄自己的《西游记》?

剧组靠着一台摄像机起步,拍摄了6年,奔波了60多个景点。最后《西游记》一举成功,成为一代经典。

章宗义出生于著名的猴王世家,祖父章廷椿是“活猴章”,父亲章益生是“赛活猴”。

他6岁登台演“猴戏”,被称为“六龄童”,本人的表演还被毛主席题字“金猴奋起千钧棒”。

章宗义向杨洁力荐自己的儿子六小龄童章金莱,出演《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一角。

六小龄童娇生惯养,需要人贴身料理生活,老父亲就跟着他进组像保姆一样照顾他。

因为出色的扮相,在父亲指导下日益精进的演技,以及在生活上作出的妥协,六小龄童这才在《西游记》剧组留了下来。

起初,杨洁导演不满意马德华过于清瘦的身形,认为不适合猪八戒“肥头大耳”的形象。

但马德华再三坚持出演,用心揣摩人物,增肥了体重,这才成就了最经典的一版猪八戒。

仔细看过《西游记》的观众朋友们都知道,唐僧的演员多达3人,按顺序分别是汪粤、徐少华、迟重瑞。

汪粤是张丰毅、张铁林的同班同学,在被选中出演唐僧之后,他被杨洁导演安排到北京法源寺体验僧侣生活。

他就此成为了第一个出演《西游记》唐僧一角的演员,并且还设计了剧中唐僧僧帽五佛冠。

但在拍摄《除妖乌鸡国》、《祸起观音寺》、《三打白骨精》、《偷吃人参果》几集之后,汪粤听从了一位老师的建议:

杨洁想让徐少华出演小白龙,却发现他少了一点小白龙英武的气质,于是决定让他改演唐僧。

杨洁导演还特地让剧组为徐少华加餐,给他多吃点肉,为外表增添一些“佛相”。

但没过多久,徐少华向杨洁导演提出请假,原单位的领导要他去考山东艺术学院。

但之后,徐少华就频频请假。连最经典的女儿国戏份,都是杨洁打电话到学校找对方回来拍摄的。

不久,杨洁遇见了在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工作的迟重瑞,认为他非常适合出演唐僧一角。

迟重瑞毫不犹豫答应了,当场把头发剃了,之后的几十年里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发型。

杨洁将迟重瑞叫到剧组,先让他演龙王试试他能不能吃苦,迟重瑞果然没让她失望。

汪粤、徐少华、迟重瑞三人,在外形上都各有符合唐僧的特点,但在性格上的侧重不同。

至今《西游记》的许多年轻观众还在“嗑”起迟师父和孙悟空的CP,认为他是最宠爱悟空的唐僧。

《西游记》剧组开机时,台里给的资金不多,对于这样一个大型电视剧来说略显拮据。

其中,剧组的工作人员项汉,除了担任过美术设计、编舞、独唱的工作,还客串过多集出演配角:

除了项汉,还有一位剧组的李建成老师,他负责安排演员化妆、通知行程等事宜外,也客串了16个角色。

李建成最自豪的是,有一次饰演猪八戒的马德华因伤休假,他代班出演,就此成为了马德华的专用替补。

有网友统计过,《西游记》中有名有姓的角色,有20%是项汉和李建成两个人演的。

《猴王出世》的路人,《困囚五行山》的天兵天将,《夺宝莲花洞》的山神,《扫塔辨奇冤》的外国使节,《猴王保唐僧》的强盗。

沙师弟闫怀礼,演的则大多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千里眼、太上老君、御马监的小官、牛魔王等……

如今火遍全国的“硬汉”张涵予,在孙悟空从五行山下出来的桥段中,配音了一句“师父,俺老孙出来了”。

他曾在经典电影《地道战》中饰演高传宝,还客串过家喻户晓的情景喜剧《武林外传》。

上海电影制片厂的铁牛在其中扮演弥勒佛,他曾出演过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战争片《南征北战》。

玉帝的表演者章玉善来自北京军事政治部战友话剧团,因为剧中形象太深入人心,还给他带来照片被印在冥币上的困扰。

当代武林泰斗万籁声的徒弟林志谦是《西游记》的武术设计,同时还出演了二郎神。

样貌俊朗的林志谦在《西游记》剧组备受女孩子爱慕,坐怀不乱的他还留下了一句名言:

如果不通过幕后花絮来了解,我们还真料不到《西游记》中有这么多演员、工作人员重叠的情况。

关于《西游记》剧组的“精致穷”,不仅体现在演员的疯狂客串上,更能通过幕后花絮对于剧情、场景的还原窥见一二。

剧组的烟雾师由八一厂的烟火特技大师刘礼担任,他为《西游记》中不同妖怪的出场,都设计了其自身属性颜色的烟雾。

服装师为她们设计了在当年非常大胆另类的服装,上面露着肩膀,下面露着肚脐。

可当时,这一帮女演员们只有十四五岁,不能接受这样的暴露,难为情地哭了起来。

现场拍摄时,直接用真火拍摄,六小龄童被烧得不停翻滚,还被导演误以为是在演戏。

剧组82年采景时得知使用场地免费,3年后再去已经变成了300块钱一小时。

一声令下,剧组工作人员冲进去就开拍,最终只用了半小时就拍完了全部的镜头。

比如在鱼缸后面拍摄的龙宫镜头,借用修地铁的土堆拍火焰山,发生过火灾的寺庙就势拍摄《祸起观音寺》等等……

日本版《西游记》的巨大压力下,杨洁带领的《西游记》剧组想还原出的不仅仅是一部名著,更是应该让国人引以为傲的中华文化。

配着一曲《女儿情》,杨洁导演大获成功,这对古早“CP”让观众一爱就是三十几年。

当然这只是CP网友的杜撰,但也可以侧面说明,这段“女儿情”在观众心中的分量之重。

朱琳的婚姻并未公开,也有媒体写到朱琳其实经历过两段婚姻,第二段是05年开始的,如今依旧幸福。

这次的拍摄受到了当地华人华侨的大力支持,拍摄完成后,预计的经费还有近一半没用完。

为了感谢这群华胞朋友,这次的泰国之行还被拍摄成一期特别节目在央视播放,也可以算是最早期的“剧组Vlog”了。

同样是杨洁导演于82年采景时发现,认为这里空荡荡的很适合拍戏,所以便拜托管理人员能够将这里保持原样。

四年后,《西游记》剧组果然来到这里拍戏,发现上禅堂也一直维持原样等着剧组的到来。

一开始,白龙马没有常驻的“演员”,剧组换一个地方拍戏就找一匹新马来出镜。

有的拍摄地点根本找不到马,有的马找来了但瘦骨嶙峋,甚至于在《三打白骨精》一集,唐僧从头到尾都没有骑上马。

在《西游记》的拍摄结束后,白龙马同剧组道具一同被放在了江苏无锡的影视基地。

白龙马在这里被当成了一个“游玩项目”,整日被用于拍照和展览,乃至频繁接受骑乘,遭遇让人唏嘘。

杨洁导演得知后很诧异,多年后她再见白龙马时,它已从雄姿英发变得瘦骨嶙峋。

与杨洁导演见面后的次年,白龙马死在了无锡,后来它的埋葬之地也无迹可寻了。

1987年的正月初一,为了介绍《西游记》的拍摄情况,央视播出了名为《齐天乐》的晚会。

整台晚会生动活泼、丰富有趣,各路“神仙”、“国王”齐上阵给观众拜年,围绕着《西游记》的内容展开节目。

《西游记》中绝不能忽视的一点,还有配乐,开创了中国电视剧中电子音乐和民乐及管弦乐队结合的先河。

无论是气势磅礴的《敢问路在何方》,亦或是标新立异的《大圣歌》,俏皮搞怪的《猪八戒之歌》,异域灵动的《天竺少女》等等……

《西游记》的配乐风格之丰富,契合度之高,至今为止再找不出可以比肩的电视剧。

但剧中的全部歌曲,包括《齐天乐》晚会中的全部音乐,都由国家一级作曲家许镜清作曲,大部分由阎肃、杨洁作词。

一直到2016年,老搭档阎肃离世,让他坚定了一定要把《西游记》的音乐在舞台上奏响的信念。

许镜清在网络上众筹,仅仅三天筹到190万,那些从小看着《西游记》长大的观众们帮了他一把。

2016年12月4日—5日,《西游记》主题音乐会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台上众星云集,台下的观众泪流满面。

一直到1985年,拍摄了前11集的内容,分别于1984年2月和1986年春节期间播出。

我们从中看到的不仅是老一辈艺术家的才能,更是那种为了艺术、文化不怕苦、不怕难的崇高精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