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泡面争霸往事

小说《白鹿原》中,主人公白嘉轩是原上富农,只要一拿起锄头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田间劳动完毕,妻子仙草给他和长工做好面条,是对一晌体力劳动最大的犒劳。

在拍摄电视剧期间,剧组准备了2000斤面粉,为了拍摄30个吃面镜头,整整做了6000碗面。

相对于步入城市化这短短的几十年,数千年过程中发展成熟的农耕文明似乎才是我们的文化底色。

都市的打工族在结束了一天的辛劳,坐在拉面馆里,眼睛盯着手机,「呲溜」一口面下肚,伴着蒜香,亦或者是香菜(芫荽),我们或许不会想到这种当众吸食碳水的满足与几十年前,几百年前甚至几千年前的祖祖辈辈在结束体力劳动后一碗碳水入胃的满足是一致的。

当以土地为根基的社会在城镇化进程中逐渐瓦解时,人们不再固守家乡,而是开启空前的人口流动。

一趟远行,终归需要碳水缓解路途的饥肠辘辘。身边若有碗面,火车前行,便不再畏惧前方还有多少站。

面随着日本遣唐使者传到日本后,逐渐深入到日本文化中,米、面、鱼这三者构成了日本料理的灵魂。

1957年, 日本大阪的街头,建筑工地的工人们、办公室的职员们饥肠辘辘地排在一架拉面馆等待着中午这顿碳水来补充被繁重劳动掏空的身体。

彼时日本刚刚从二战的废墟中恢复起来,大量城市建筑不断拔地而起,各行各业的人卯足干劲,推动着国家重生。

远处,一个中年男人看到拉面馆外焦虑地等待着一碗浓汁汤面的顾客们,心想为什么没有一种能够有种快速让这些大众能迅速补充体力的吃法。

年轻时他闯荡日本,开办纺织厂,后来因为逃税被判入狱两年。出狱后,安藤亟待重整河山。

经过一年多的实验,他终于研制出通过油炸面饼的方法来保存并快速食用拉面的方法。

后来安藤百福创办日清食品公司,将调料包放入方便面包装中,推出「出前一丁」,这种便捷、味道尚可的即食面迅速在日本、香港等地区的民众中间传开,掀起东亚圈的饮食变革。

1964年,北京食品总厂生产出鸭油方便面,那味道可能比较上头,「人民日报」评论说这鸭油边有股奇特的味道。

到了1970年, 上海益民食品厂推出了鸡蛋方便面,这才标志这中国内地第一款油炸方便面的问世。

虽然现如今提及方便面,多数国人脑海中蹦出的可能是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但在康师傅真正成为面界老大之前,最风光的中国品牌产品当属华丰生产的三鲜伊面。

上世纪70年代,在珠海平沙华侨农场生活服务站工作的熊毅武,感到自己浑身一股干劲却无处施展。

1984年,广州省农垦办从日本引进了一套原装方便面生产线。熊毅武有了用武之地,他作为生活服务站的站长,开始全身心投入到方便面的生产中,给他们的产品取名「三鲜伊面」。

而这个命名也颇有典故:据传清代扬州,一位姓伊的官员听说扬州炒饭加入鸡蛋风味更浓,便让厨师也在自己爱吃的面中加入鸡蛋进行改造,结果发现面越做筋道,便成了后来的「伊府面」。

在没有外卖的年代,华丰的「三鲜伊面」迅速席卷珠三角地区的工厂学校。在普遍缺油少肉的年代,三鲜伊面用海鲜和鸡肉熬出来的配料包,以最小成本给中国人味蕾带来最丰富的体验。

在中央台屏幕上,富态丰满的肥姐似乎向亿万国人传达着方便面营养丰富的概念,毕竟那个年代,在内地,富态人士是很罕见的。

同时,肥姐口中那句朗朗上口的「食华丰,路路通」,先于脑白金好些年成为最早的洗脑广告语。

独特风味加上成功营销,八十年代的华丰一路攻城略地,从新疆到黑龙江,都能在小卖铺货架上看到华丰方便面的身影。

供货商在华丰厂房门口排队,都要先交钱,再等着提货。华丰的三鲜伊面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方便面之王。

华丰在厂房附近盖起住宅小区、幼儿园,普通员工一个月工资能拿到2000块。

1991年,刚刚21岁的李雨海加入华丰,还只是临时工的他第一个月就拿到1400多块的工资,比当时的县委书记的工资都高出一倍。

就在华丰一片欣欣向荣之际,未来中国方便面的真正王者,还在人生的苦闷之中。

90年代初,大陆与台湾往来频繁起来。看着大陆经济开始腾飞,台商开始涌入大陆寻求商机。

台湾顶新是一家发端于彰化县的食用油制造公司。八十年代末,第三代老板魏应州来大陆投资,生产「顶好清香油」。

但在还没有普遍富裕起来的大陆,魏应州将顶好清香油定价2块,但当时普通的食用油因为有政府补贴,只卖8毛。

本想将自己家油定位高端市场,但中国人再爱面子都不会在看不见的东西上赚面子,能攒钱买个大哥大拎在手上,那才是妥妥的面子。

在内蒙回北京的火车上,魏应州随手掀开了从台湾带来的方便面充饥。坐在旁边的乘客被格外的香气,有蔬菜甚至有肉粒的配料,吸引了注意力。

当时市场虽然已经有了华丰、双峰这样的方便面品牌,但这些产品从来只是一块面饼加一包辣椒面、盐、味精组成的调味料,用热水冲开了寡淡无味。

众人纷纷询问魏应州他这面是哪里买的。这让他敏锐觉察到,人口远比台湾多的大陆将会是一个广阔的市场。

看到北方地区陌生人之间通常以师傅互称,魏应州深受启发,同时他又想向大众传递方便面是一种健康食品的理念。

当大陆居民日常生活中很少吃肉的时候,康师傅将一包包牛肉酱加进自己的配料里,迅速成为了方便面届的高端产品。

仅仅成立两年,康师傅牛肉面就卖出了2亿包。尽管经销商不分昼夜的排康师傅工厂门口,但魏应州坚持只留20%在天津本地销售,其余80%投放到全国各地铺设渠道。

没多久,康师傅就在全国各地建立了近百条生产线年代初的中国,康师傅渗透到了几乎每一家城镇乡村的小卖部。

统一随后接连推出绿茶、鲜橙多。但没多久康师傅的冰绿茶、鲜橙多也纷纷上线。类似的广告、相似的味道,消费者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当如今短视频平台流传这“完了,芭比Q了”的梗时,殊不知这梗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

双方你来我往,全国小学生则陷入疯狂的集卡狂潮。尽管康师傅后来推出天龙八部人物卡,但也难敌统一水浒卡的狙击,败下阵来。

仅仅面世两年,统一老坛酸菜牛肉面就营收40亿。康师傅肯定是坐不住了,继而推出康师傅陈坛酸菜牛肉面,但由于口味没能获得消费者青睐,不得不进行了全面模仿。

凭借这些年的模仿策略,康师傅终于把老坛酸菜这个产品做到了市场占有率47%。

为了彻底搞死对手,康师傅开始在桶装泡面里加入一根火腿肠,面对这种逼上梁山的战术,统一只能硬着头皮对抗。

出身河北邢台市隆尧县的范现国,在康师傅成立两年后创办了华龙。他注意到当时定价在两块左右的康师傅牛肉面在很多人眼里还是奢侈品。

但随着中国基础设施过去十几年的疯狂建设,中国已经建设成全世界最长的高铁线路,从上海到北京的时间被缩短到三四个小时。

截止2016年9月,中国的高铁运营历程超过两万公里;2015年前后,中国的流动人口首次下降;2016年底,日常订外卖餐食的用户达超过2亿人。

但似乎,我们再也找不到小时候一把将混杂着配料和揉碎的面饼塞进嘴里的快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