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山汉墓中的这道门王与后的神秘通道

徐州的龟山汉墓是西汉第六代楚王刘注的夫妻合葬墓。两墓之间有个唯一的通道,被称为壸门。

壸门原是一种门的形制,结合了拱券门、佛龛的造型,通常在上端中间有凸起,形状犹如葫芦壶嘴。

龟山汉墓的这道壸门开凿得东壁平直、西壁为曲尺形,即北面大而逐渐向南面缩小。对于这道壸门的作用及背后意义,在这里为大家解析。

刘照建,徐州博物馆副馆长、副书记、研究馆员,中国矿业大学、江苏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著有《西汉楚王陵墓制度研究》《徐州出土汉玉的考古学观察》《片云出岫》等

有人认为,龟山汉墓的这道壸门是盗墓者为了避开南墓道的巨大塞石而挖掘的盗洞。然而,这实在是一个经不起推敲的解释。

开挖盗洞的目的,是为了便于盗墓者进入墓室。如果是盗洞,只需掏成单人能够爬进的圆洞即可,没必要凿成一个一人多高、如此规整的“门形通道”。

龟山汉墓的壸门高1.8米、中部宽1.1米,进深1.9米,且为了美观,还进行了二次加工打磨,与盗洞的情况显然不符合。

有导游介绍到这里的壸门时,称之为“寻夫门”,大意是墓葬的男主人先死,葬入南墓室,女主人后死,葬入北墓室,两墓之间开一道门,便于妻子进入南墓室与丈夫相见。然而,此种观点没有任何文献记载能够佐证。

两种解释中,“盗墓说”是缺乏科学依据的错误推断,“开门寻夫说”则是为了吸引游客兴趣的杜撰。

龟山汉墓壸门成因作为历史之谜,迄今尚未有令人信服的结论。要想搞清楚其真正成因,还需从中国墓葬发展史说起。

夫妻合葬是中国古代普遍实行的一种重要的丧葬制度,发展到汉代,类型较为复杂,既有同穴合葬,又有异穴合葬。

异穴异坟基本特征是夫妻分别葬在同一墓地密切相关的位置上,各自独立成墓,各有坟丘,也有人称之为“同茔异坟”夫妻合葬墓;

异穴同坟最大的特征是同一坟丘(封土)之下并列两个墓穴,夫妻分葬在不同墓穴之内,造墓可能有先后,但最终形成的是两墓并列、封土相连、共有同一坟丘的合葬墓。

到了西汉,不论是同穴还是异穴,只要死者是以夫妻关系而葬,即使两穴相距较远,也称之为合葬,帝后合葬即是如此。

裴駰《集解》引《关中记》曰:“高祖陵在西,吕后陵在东,汉帝后同茔则为合葬,不合陵也。诸陵皆如此。”

西汉徐州地区的诸侯王墓早期是异穴合葬,晚期则是同穴合葬,并且呈现从早期到晚期墓穴逐渐靠近的发展演变规律。龟山汉墓的壸门,是异穴合葬向同穴合葬过渡过程中的遗留特征,体现了夫妻合葬从异穴向同穴转变的发展过程。

徐州地区西汉楚王墓发现较多,只有龟山汉墓出土了表明墓主身份和时代的印章,由此断定其墓主为第六代楚王刘注。

以此为时间坐标,考古界认为,龟山汉墓之前的楚王墓有狮子山、北洞山和驮篮山楚王墓,龟山汉墓之后的楚王墓是东洞山和南洞山楚王墓。

西汉早期墓葬特征明显,楚王与王后的墓一般分立于两座山头,譬如狮子山楚王墓、北洞山楚王墓,即是各自相对独立的小山。

狮子山楚王墓建在山的南坡偏东,王后墓位于其北侧羊鬼山上,墓向朝南,相距200余米。

北洞山楚王墓位于北洞山下,东侧有“桓魋石室”,考古推测为系北洞山楚王之王后墓,墓向朝西,相距200米。两处楚王(后)墓均属合葬墓中的异穴异坟类型。

全国传为“桓魋石室”墓的,不只徐州这一处,但这处因为史书记载和历代名人探访而著名。传说也会传染。——编者注

时代稍晚于狮子山、北洞山的驮篮山楚王(后)墓,楚王与王后的墓分别在两个山头之下,却是一座山体,相距仅140米,虽然仍是异穴异坟,但开始向异穴同坟过渡。

从龟山楚王、王后墓开始,楚王墓由“异穴异坟”葬制变为“异穴同坟”葬制。龟山楚王、王后墓同在一山头下,墓道相距14米,东洞山楚王墓与王后墓南北相距10米,南洞山楚王、王后墓相距仅8米。

东洞山、南洞山的楚王墓与王后墓同在一个山头下,距离进一步缩小,中间也开凿有连接的通道,为同茔同坟之制。

从汉墓的这种发展趋势可以推测,西汉后期的楚王墓有可能采用同坟异穴或同坟同穴的合葬形式。虽然在目前楚王墓的考古中,尚未发现陵墓如此合葬,但是随着中央集权的加强,天下一统局面的形成和稳固,整个大汉王朝的文化面貌呈现趋同的发展趋势,西汉中后期的墓葬形制发展渐渐基本一致。

国内其他地方发掘的西汉晚期墓葬,如北京大葆台汉墓、山东昌乐县东圈汉墓、泗阳大青墩泗水王陵等诸侯王墓,均已出现同坟同穴的合葬形式,徐州地区的翠屏山汉墓、绣球山汉墓等中小型墓葬也出现同坟同穴合葬现象,因此西汉晚期的楚王使用同坟同穴合葬的形式大有可能。

龟山汉墓由南北并列的两墓组成,中间有门道相通,两墓形制结构基本相同,均由墓道、甬道和墓室三部分组成。由于两墓后部墓室距离很近,中间开凿的连接通道呈现以壸门相连的形式,这种葬制在其后的楚王陵墓中成为惯例。

龟山汉墓王墓与后墓的两条长长的平行甬道,堪为鬼斧神工,平行度之高,在没有现代测量工具的古代,咋做到的?

壸门作为异茔异穴向异穴同坟的见证,龟山汉墓开启了西汉楚王陵墓异穴同坟葬制的新模式,为以后的楚王墓建造所效仿。

这种葬制在全国其他地区的西汉诸王墓中也有发现,如河南永城西汉梁王墓。梁王夫妇墓相距200米,王后墓南侧有一个长甬道,但未与梁王墓凿通,其功能性质与龟山汉墓壸门相同。

西汉中期,传统儒家在丧葬制度上主张夫妻同穴合葬,认为“夫妇生时同室,死同葬之”。但是,同穴合葬实行起来也出现问题,诸如后人葬入后死者时,打开棺室不可避免要面对先死者的遗容遗骨,以及棺椁葬具坍塌腐朽等景象,这无疑深深刺痛生者神经,令生者不忍复见。

考古专家推测东汉土山二号墓的墓主为刘英与其王后,墓室有二次被打开迹象,这与刘英王后晚于其去世的史实相符。——编者注

为此,人们不得不改进埋葬方法,在安置死者棺具的后室,中间加筑一道隔墙,或在前室之后并列修筑两后室,使夫妻分别葬于不同墓室,这样既达到同葬一穴的目的,又避免刺激生者的感情。

然而,夫妻分室而葬,又有不同穴之嫌。为使两座墓室更加紧密地联系到一起,人们在夫妻分葬的棺室之间开设过道或门洞互通,如同龟山汉墓的壸门,才真正解决了夫妻同穴同室合葬的要求。

这种合葬形式流传久远,一直到宋代仍在使用。苏轼曾大加赞扬,《东坡志林》卷七记载:

诗云,榖则异室,死则同穴。古今之葬者皆为一室,独蜀人为同坟而异藏,其间为通道,高不及眉,广不能容人……东汉寿张樊恭侯遗令棺柩一藏,不宜复见,如有腐败,伤孝子之心,使与夫人异藏。光武善之,书以示百官。盖古亦有是也。然不为通道,又非诗人同穴之义。故蜀人之葬最为得礼。

苏轼认为有通道的分室夫妻合葬墓“最为得礼”,解决了夫妻分室而葬与同室而葬的矛盾。龟山汉墓壸门的作用及真实意义也在于此,苏轼的解释就是最好的说明。

由此可见,龟山汉墓壸门既不是盗洞,也不是所谓的“寻夫门”,而是夫妻合葬墓发展过程中,合葬墓中间出现的过道或门洞。

龟山汉墓壸门出现,既适应夫妻同穴合葬的要求,同时又避免同穴合葬带来的系列问题,在中国墓葬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这种同一墓穴两室之间以通道相连的合葬墓,成为西汉中晚期固定形式,一直到东汉都是全国各地夫妻合葬墓的常见类型。

龟山汉墓壸门作为夫妻合葬墓之间的通道,为何东壁平直、西壁为曲尺形,即北面大而逐渐向南面缩小,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偏差呢?

这是全墓唯一开凿不规则的过道。壸门另一侧却是全墓刻凿最讲究的门饰。这说明壸门是刘注墓室特意为夫人预留的通道口,而通道口的北口之所以如此之宽大,应是刘夫人墓室在开凿时,为‘开门寻夫’而发生的误凿。当发现与预留的通道口出现错位时才加以纠正,故而形成后来的曲尺形。

然而,整个墓葬除这处“过道”之外,没有一处发生误凿,尤其是两墓的甬道打凿精度之高、两条甬道的平行度令人震撼。那么,这个进深仅1.9米的过道,怎么可能是发生了误凿?

施工人员既然能完成精细的甬道设计,想要在夫人墓这边开凿“寻夫之门”,当然不是难事,误凿如此之大,不能不令人怀疑。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