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9月悼念纪实

内容提示:实际上,当时人们从报纸上的新闻图片和新闻纪录电影上,已看到了的衰老形象。翻译家沙博理(中国籍犹太人) 记述:“至少已有一年之久,我们知道他将不久于世。但是到最后他逝世时,我们仍感到震惊。”

最早直接从中央方面得悉逝世消息的“局外”人,应该是当天凌晨被通知处理遗体保存问题的卫生部部长刘湘屏,医学科学院的杨纯、徐静。他们都感到十分突然,徐静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1976年9月9日逝世,几十年来唱着“毛主席,爱人民……他是人民大救星”的全国人民立即陷入悲痛之中。八亿人民“泪飞顿作倾盆雨”。

身体原本健康,73岁还能横渡长江。他的健康恶化,主要是由于事件的打击,此后病魔缠身。

1976年以后,的病情进一步恶化。6月1日,心肌梗死严重,中央向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及各大军区的领导,通报了他的健康状况。8月,中央三次发出特急电报,向有关领导通告病危的消息。

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向遗体默哀鞠躬后,立即研究治丧及遗体保存问题,组成了以为首的治丧委员会,并向全国主要机关部门包括各省、市、自治区的负责人通告了逝世的消息;要求各地各部门对有关干部,分层次迅速进行秘密传达。中央、下达了《关于加强战备值班的指示》:“从9月9日上午8时起,全军进入一级战备。”

早在7月下旬,周启才(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局长) 和李鑫(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就接受的指示,起草了讣告《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和悼词文稿。9月9日晨5时余,政治局讨论通过了他们起草的讣告,并决定当天下午4时对国内外广播。

下午3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连续预告:“本台今天下午4点钟,有重要广播,请注意收听。”下午4时,广播了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发布的《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宣告了逝世的消息。下午6时、8时分别增加播出关于治丧活动五项决定的《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公告》和主席治丧委员会名单。此后,每小时广播一遍。

10日晚,的遗体从住处移出,安放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的灵堂内。

16日下午3时,政治局开会讨论悼词文稿,商定18日在广场举行追悼大会的有关事项,决定追悼大会由致悼词,王洪文主持,并对大会程序作了安排。

自10日起至月底,全国报刊、广播、电视,主要报道与逝世有关的消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