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9月悼念毛澤東紀實

內容提示:實際上,當時人們從報紙上的新聞圖片和新聞紀錄電影上,已看到了毛澤東的衰老形象。翻譯家沙博理(中國籍猶太人) 記述:“至少已有一年之久,我們知道他將不久於世。但是到最后他逝世時,我們仍感到震驚。”

最早直接從中央方面得悉毛澤東逝世消息的“局外”人,應該是當天凌晨被通知處理毛澤東遺體保存問題的衛生部部長劉湘屏,醫學科學院的楊純、徐靜。他們都感到十分突然,徐靜的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逝世,幾十年來唱著“毛主席,愛人民……他是人民大救星”的全國人民立即陷入悲痛之中。八億人民“淚飛頓作傾盆雨”。

毛澤東身體原本健康,73歲還能橫渡長江。他的健康惡化,主要是由於事件的打擊,此后病魔纏身。

1976年天安門事件以后,毛澤東的病情進一步惡化。6月1日,毛澤東心肌梗死嚴重,中央向全國各省、市、自治區及各大軍區的領導,通報了他的健康狀況。8月,中央三次發出特急電報,向有關領導通告毛澤東病危的消息。

中央政治局委員在向毛澤東遺體默哀鞠躬后,立即研究治喪及遺體保存問題,組成了以華國鋒為首的治喪委員會,並向全國主要機關部門包括各省、市、自治區的負責人通告了毛澤東逝世的消息﹔要求各地各部門對有關干部,分層次迅速進行秘密傳達。中央、中央軍委下達了《關於加強戰備值班的指示》:“從9月9日上午8時起,全軍進入一級戰備。”

早在7月下旬,周啟才(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局長) 和李鑫(中央辦公廳副主任) 就接受汪東興的指示,起草了訃告《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和悼詞文稿。9月9日晨5時余,政治局討論通過了他們起草的訃告,並決定當天下午4時對國內外廣播。

下午3時,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開始連續預告:“本台今天下午4點鐘,有重要廣播,請注意收聽。”下午4時,廣播了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中央軍委發布的《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宣告了毛澤東逝世的消息。下午6時、8時分別增加播出關於治喪活動五項決定的《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中央軍委公告》和毛澤東主席治喪委員會名單。此后,每小時廣播一遍。

10日晚,毛澤東的遺體從住處移出,安放在人民大會堂北大廳的靈堂內。

16日下午3時,政治局開會討論悼詞文稿,商定18日在天安門廣場舉行追悼大會的有關事項,決定追悼大會由華國鋒致悼詞,王洪文主持,並對大會程序作了安排。

自10日起至月底,全國報刊、廣播、電視,主要報道與毛澤東逝世有關的消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