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献收藏漫谈

如皋是苏中革命老区之一。早在本世纪初,我便迷上了红色文献收藏。尤其是苏中、苏北两地红色文献的收藏,我最有兴趣。红书的收藏,不要迷信封面有无伟人肖像,应当重视文献价值,即红色史料价值。著作素来是红书收藏中的最大热点。出版最早的《选集》(晋察冀版精装本)早就拍过百万。此种《选集》属于珍本,大多藏家藏不起。即使是新中国成立前夕出版的各种著作单行本,目前网上定价往往都在千元上下。砸钱固然可以购入很多上等著作,但是藏书不是比富、攀富,而是要将书中的文献价值充分挖掘出来。

我有幸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购入过苏中出版社出版的《选集》(第1卷,1945年7月印,如皋俞铭璜主持编选)、1948年3月华中工委编印的《论查田运动》、1949年华中新华书店及其一分店印行的《中国革命与中国》(如皋中学及江安中学旧藏)等等。在购书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卖家特别看中封面装帧。红色书籍封面上但凡印有伟人肖像,价格就贵得多。以图取书,正是以貌取人,实在要不得。譬如苏中版《选集》封面印有一幅的木刻图。我之所以购入此书,倒不是看上那张图,而是因为此书为第一种将“思想”编入书中的《选集》。书中又编入大量领导人对文章的评语,实在难得。多年前,此书成交价高达数万,近几年价格明显回落。还有大量的1949年印行的单行本,依赖封面上画像,成交价册册过千,如今虽然定价每册千元左右,但是长期无人问津,真正的成交价也就每册几百元。究其缘由,藏家逐渐意识到高价“买图”,意义不大。同时,红书价格一度虚高,导致不少藏家出手,像苏中出版社出版的《选集》等,网上数量“陡增”,定价高,卖不出。

关于毛著,必须警惕仿品。一种是油印本。笔者早年曾低价淘得油印本《关于重庆谈判》。此书为新四军胶东军区政治部于1945年11月编印问世,当年价格仅有100元每册,今年恰为中国成立百年,水涨船高,居然售出6000余元每册。价格大涨,油印本造假门槛低,容易出现仿品。另一种是平装珍本。像晋察冀版、苏中版、华中版《选集》等,早有新印本出现,今年书网上又出现著作(早期版本)的仿本。此类仿书,只要小心,不易受骗:书印颜色不自然,往往过艳,纸张过粗。

红色报刊的收藏,注意避免“大路货”——数量多,质量不高。有名的大报大刊,往往卖不过地方报刊,红色收藏也不例外。不是说大报大刊不要收藏,像《人民日报》的创刊号,肯定值得收藏。但是新中国成立后,许多大报印量多,各大图书馆、档案馆,均有收藏,即属“大路货”。相对有些解放区出版的报纸,更加有收藏的价值,譬如笔者前年购入数张《苏中报》,连续报道1945年如皋第一次解放的战斗情况。尽管也有大报会报道此次战况,多是寥寥数笔。《苏中报》的系列报道,记录下如皋解放前夕城内反动派官员的每日情况,城外每日的战况,还有战地日记、战果汇总等。内容充实,细节丰富,足可为《如皋地方史》《如皋人民革命史略》等地方志书补遗。又如更为稀见的《如皋大众》(印于1949年10月之前)。当年为了编印地方志书,如皋党史办老主任李实秋东奔西走,只在兴化党史办找到一套《如皋大众》。他天天在兴化,一笔一画抄录报中文章。兴化同人很受感动,当即送他,带回如皋。如今,我去相关单位调阅,只见到复印件,原件不知所踪。我在市场上,也未见过《如皋大众》,足见此报实在稀有。

刊物也是如此。不过我很幸运,得到老革命洪炉(1946年在如皋参加新四军)的指点,购入苏中解放区印行的《生活》期刊数册。邹韬奋先生在上海创办了著名的《生活》杂志。苏中版《生活》为纪念邹先生,沿用同一刊名,创刊时间晚于沪上《生活》,但为稀见红刊,更受到藏家青睐。

我的红色收藏始终围绕如皋,扩展至苏中、苏北解放区的出版物,形成藏红特色。因此,最后建议有志于藏红的书友:摸准自己的“红脉”再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