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老行当——装裱业

装裱业在保定那是个相当普遍的行当,徜徉在保定的大街上,总会在繁华的闹市看到几处书画装裱的店铺:艺海阁、立新装裱店、书香阁等等。它们很平静、很简洁,又透着别的店铺不能相比的文雅,它们似乎超脱了商业竞争的喧嚣,不像是在做买卖,而像是在那里耐心地等待着有缘人。即便是各县的县城也有着这样的情景:蠡县拾贝字画十字绣装裱店、安新沐艺斋等,无不透露着特有的书香氤氲。装裱业的普遍,印证着保定古城人对文化品味的追求。“家中无字画,必是俗人家”,这种生活品质和品味的追求,也就使保定的装裱业即源远流长,又长盛不衰,传承着传统,又引导着未来。保定作家谈歌先生以装裱为题材还写了一篇名为《绝品》的短篇小说,把个保定的装裱业写的千曲百转,回肠荡气。

保定的装裱业不仅普遍,还透着那么一股子讲究,它是装饰书画、碑帖等的一门特殊技艺。古代装裱的专称叫做“裱背”,也叫做“装潢”,又叫做“装池”。据明代方以智《通雅·器用》记载,“潢”犹池也,外加缘则内为池,装成卷册谓之“装潢”。装裱还可以分为原裱和重新装裱。原裱就是把新创作的字画按照装裱的程序进行装裱;重新装裱就是对那些原裱不佳或是由于管理收藏保管不善,发生空壳脱落、受潮发霉、糟朽断裂、虫蛀鼠咬的传世书画及出土书画进行装裱。

装裱工艺是伴随着书画的历史而产生的,从现今保存的历史资料看,早在1500年前装裱技术就已经出现了。我国最早的绘画、文字,大都绘制在器物上,镌刻、绘制到石头、金属、兽骨以及竹木制成的简策上。当缣帛问世后,绘画技术才得以施展与提高,文字也由单一的实用发展成为书法艺术。缣帛的发明,无疑是推动书画艺术发展,并促使装裱工艺降生的重要物质条件。而丝织、造纸与书法、绘画的相互作用,又导致了装裱工艺的升华。秦汉时期出现的帛书,为了使用方便,用竹策装在其首、尾,这样帛书就形成了卷,装在首尾的竹策、木板等,便成为最原始的“轴”。当人们打开帛书放在案几上时,查阅十分方便,若在装好的帛上著书、作画更为方便。从人们便于阅读、著书、绘画的实际需要出发,最初的书卷问世了,同时书画装裱的真正雏形,已经在帛书的形成发展过程中孕育形成。到了明代,周嘉胄著有《装潢志》、清代周二学著有《一角篇》及现代冯鹏生所著《中国书画装裱概说》、杜子熊所著《中国书画装裱》都是我国系统论述装裱的专门著作,对于书画装裱的程序、方法,装裱糨糊的制作、防腐,装裱用纸的选择,以及古字画的除污、修补、染黄等都有详细的文字记载。

千百年来,古人以及现代人如此重视书画的装裱,是因为书画用的宣纸和绫绢质地纤薄、柔软,一经墨色浸染,往往褶皱不平,既减弱了墨色的神韵,也不便于观赏和收藏。装裱后,书画加固加厚,平展、美观,丹青妙墨也更有意境,便于收藏和布置观赏,所以古人说:“三分字画,七分裱。”对此,清代文学家、小说家,刻书家张潮更是形象地说:“书画之有装潢,犹美人之有装饰也。美人虽姿态天然,苟终日粗服乱头,即风韵不减,亦甚无味。若是略施粉黛,轻点胭脂,裁雾毅以为裳,剪水纳而作袖,有不增妍益媚者乎?”特别是重新装裱的古字画,还会延长它的生命力。所以古人对此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古迹重裱,如病延医……医善则随手而起,医不善则随手而毙。”总之,不管是新画好的画,还是有了问题的古画,只要一经高手装裱,那便会笔情墨趣,呼之欲出,神采境界,跃然生动。因此,古人才有“画赖装池以传”的至理名言。

那么书画装裱的程序是怎样的呢?在保定装裱店中可以看到,装裱主要有“托”“裱”“装”三大基本工序。“托”是装裱的第一道工序,一般称“托画”或“托画心”,是指用糨糊在书画家的作品背后加托一层宣纸。这道工序最为讲究,所以装裱师傅也格外小心。他们先将画心反铺在干净的画案上,用喷壶在画心背面均匀喷洒水花,待画心潮润且平整得贴附在画案上时,用排笔在画心背面均匀刷浆,然后一手持特制的装裱棕刷,一手持略大于画心的托纸,对齐一边,用棕刷自上而下排扫托纸,逐渐使整张托纸平整贴附于画心背面,并用手指在托纸边缘均匀抹上糨糊,最后待画心略干后,轻轻揭起,转贴到挣墙上晾干。托好的画心,要用裁板、裁刀、裁尺和锥针之类的工具,剪裁纸、绢、绫、锦等装饰材料,并用剪裁好的材料把画心镶嵌起来,这道工序就是“裱”。为了使裱过的书画更加牢固、平挺,还要在背后覆两层宣纸。这道工序是“覆背”,也称“覆活”或“裱背”。加裱的覆背纸,必须选用棉料纸,薄厚也要与画心相配,才能使画心与覆背合二为一、天衣无缝。已制成的画作如需装框则在画作干透后进行平整,镶装画框;如做成卷轴,则应在画作上下装上天杆和地杆,并牵上挂绳,拴入绛色丝带。成品按形制可分为挂轴、手卷、册页、折页四大类,经装裱后的书画、碑帖便于收藏和布置观赏。

不管是儿童稚嫩的涂鸦,还是书画家的上乘之作,经过装裱后马上就会风格凸显,面目一新,成为人们赏玩不已的艺术品。但他们所需要的设备工具又是极为简单的,无外乎就是案台、晾架、排笔、棕刷、裁纸刀、界尺、锥针、镊子、砑石、蜡板以及剪刀、掸子、叉子、喷水壶、箩筛、木锯、电钻、钳子、铜线、面盆、毛巾、毛笔、颜料、墨汁、调色盘等平常之物。装裱师傅就是用这些寻常人家所有的简单工具,为书画作品锦上添花,甚至创造出了原书画作品所不具备的特有的美感和艺术品质。只用简单的工具,凭着独特的慧眼和巧手,为人们创造出独特的美感,这应该是所有人的共同追求。

文章来源于《老保定丛书》(第一辑)——《保定老行当》,作者王磊,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