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红色经典博物馆 收藏中的文化情结

就这样,红色革命历史故事一直伴随着宋惠滨长大,也让他逐渐迷恋上了革命历史遗物的收藏。2012年,宋惠滨自己投资设立了红色经典博物馆,将自己这些年来的收藏尽数展示在了这里。十多年来,宋惠滨收藏的大小不同的毛主席瓷像有一百多尊,革命书籍上百本。

滨州传媒网鲁北晚报讯 滨州市区黄河十路上有一条徽派建筑风格的文化商业街,在这里,白墙灰瓦马头翘角的街道两旁,遍布着书画、工艺礼品、陶瓷艺术、家纺展示、教育培训、名优特产、风味小吃、休闲娱乐的商业店铺,而在这些商业店铺中,一家名为“红色经典”的门头格外引人注意,这就是宋惠滨的红色经典博物馆的所在地了,在这座三层小楼里,陈列着宋惠滨尽心收集的红色藏品,每件藏品都有着感人的故事。

1978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宋惠滨出生于一个供销社职工家庭,爷爷和爸爸都在供销社工作,在他的印象中,打自己记事起,爷爷的书桌上就摆放着一尊毛主席半身瓷像和几本关于解放战争的书籍。

童年的时光是无忧无虑的,童年的时光也是充满好奇的,年幼的宋惠滨对那尊毛主席半身瓷像充满了向往,总想趁爷爷不在的时候去抚摸抚摸,但细心的爷爷总是不许他随便碰这个瓷像,只有每逢过节用毛巾细细地擦洗完后,才让宋惠滨好好地端详端详。在这尊瓷像的注视下,爷爷还经常给他讲革命战争和毛主席的故事。就这样,红色革命历史故事一直伴随着宋惠滨长大,也让他逐渐迷恋上了革命历史遗物的收藏。

“虽然从小就爱好红色故事和红色物品,但正式走上这条收藏之路是在2008年,”宋惠滨介绍,“大学毕业后,我忙于生活,直到感觉略微轻松时,深藏在心中的收藏梦又被唤醒了,而爷爷书桌上的那个毛,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我收藏的第一件红色经典藏品,也是我收藏的第一尊毛主席瓷像。”

在宋惠滨看来,爷爷的身上体现的是上一代人对毛主席的感情和热爱,受此影响,自己也很热爱毛主席,也很热爱那段激 情燃烧的岁月,“我们不能忘记当年为了人民解放而付出艰苦奋斗的无产阶级革命者,是他们用生命和无私的信仰换来了我们今天美好的生活。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这种激 情和精神传承下去,让我们的孩子也了解这段光荣的历史,而红色遗物则是这些激 情和精神的具体体现。”宋惠滨认线年,宋惠滨自己投资设立了红色经典博物馆,将自己这些年来的收藏尽数展示在了这里。“博物馆建成后,除了收藏圈里的藏友和一些中年以上的同志外,时常会有家长领着孩子来这里,在家长的讲解中,孩子们好奇地了解着毛主席和那些革命故事,一个个小脸很是专注,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实现,”宋惠滨很是满足。

滨州曾是渤海革命老区的中心区和渤海区党委机关驻地,为此,宋惠滨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收藏圈的藏友们常说,当地人爱当地文化,确实是这样,2014年4月,我去河南出差,在一家店里看到一枚渤海区惠民县农救会的公章,公章上写着惠民县青阳店区簸萁田村农救会。我喜欢的不得了!可是店主不想出售,我便三番五次地去哀求。最后,我的真诚终于打动了店主!当拿到这枚珍贵的公章时,我如获至宝,兴奋得几天睡不好觉。我也很自豪,让这枚珍贵的印章回归到我们滨州的怀抱了。”说起这枚仅存的农救会公章,宋惠滨至今还兴奋不已。

十多年来,宋惠滨收藏的大小不同的毛主席瓷像有一百多尊,革命书籍上百本。毛主席瓷像从尺寸算,小到9厘米的小像,大到1米多高的全身像。从材质算,有唐山的挂釉像,有山东的素瓷像,还有塑料像和石膏像。革命书籍则是马恩列斯毛等人的著作,革命故事连环画等,很多画作拥有浓烈的时代特征和历史气息。

毛主席瓷像是宋惠滨红色经典博物馆的主要藏品,在这个收藏圈里,他已是小有名气了,不但在滨州,就在济南、德州等地的文化市场上,宋惠滨的名字也是“响当当”了。谈起毛主席瓷像,宋惠滨总是有很多话要说,“在全国的主席塑像中,我最爱山东产的,山东像以素瓷为主,风格大气,主要产地是淄博、临沂和烟台。淄博生产的最多,也是我最爱的品种,山东像有几个品种最为珍贵,其中四伟大招手像最为珍贵和大气,现存的更是寥寥无几。”

此外,唐山、宣化、盂县、广东、石湾等地也是生产毛的主要地区。每个地区生产的风格都不一样,唐山的瓷质细腻造型大方,北京的神态安详,东北的大气蓬勃,广东的造型细致,山东的慈祥大气等。尽管是各地有各地的风格和差别,但是都不失毛主席的威严和慈祥,更是那个特殊年代的见证和体现。

红色经典博物馆隐藏在市区的文化商业街中,乍一看,似乎与周围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但在宋惠滨心中,这是一个文化创意的集散地,在这里,更能很好地彰显红色文化的魅力。

“为了更好地体现红色文化的历史价值和交流心得,我们成立了红色收藏俱乐部,大家凑在一起共同交流和鉴赏,交流之后,所有的烦恼和不快就会烟消云散,收获的是收藏的喜乐和满足,”宋惠滨说。

同时,作为一个美术工作者,宋惠滨更看重的是这些毛主席瓷像体现出来的美感,“任何艺术都有相同之处,尤其是这些瓷像,很多都出自工艺大师之手,大师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制作这些瓷像,这些特殊心情下制作的作品是不可复制的。如广东石湾的,一般都是出自工艺大师刘泽棉之手,造型精致细腻、栩栩如生,其独有的特征是很难模仿和超越的。”

宋惠滨坦言,收藏的经济压力是巨大的,遇到好作品买不回来是一种压力,买回来也是一种压力,这些藏品都占压着很多的资金,“手中钱不够干着急,唯恐错过了这个藏品,买回来的藏品则有点敝帚自珍的味道,舍不得交流出去。”

面对着宋惠滨的收藏之路,家人很是支持,而宋惠滨更是将自己开办动漫公司的收入绝大多数投入了收藏之中,“除了公司的正常发展,我的钱都投入了这个博物馆,虽然家人很支持,可我总觉得亏待了他们,但一想到可以将红色文化通过我传承下去,我又充满了力量,我深信,我的红色经典博物馆一定会越来越好。”

Leave a Comment